欢迎光临神州雅海文化艺术院网站 用户: 密码:  忘记密码 个人用户 企业用户  
网站首页 | 雅海动态 | 品牌丛书 | 雅海院刊 | 雅海院报 | 雅海折荐 | 作品年展 | 雅海阵容 | 书画展台 | 雅海赛事 | 年度征稿 | 诗道论坛 | 杨枫实录 | 路城实录 | 留 言 板
 
北京神州雅海文化艺术院公告
·本院第三届任职公告
      书号及CIP数据,绝对产生在出版社审稿批复之后。
      本院运作自费出书,分五种类型:①单行本(一书一号单独使用);②上下卷(两部书合用一个书号,适于一人所编或所著);③上中下卷(三部书合用一个书号,适于一人所编或所著); ④ 多卷本(多部书合用一个书号,适于一人所著);⑤丛书(5~10本合用一个书号,常规情况下每部有惟一的CIP数据核字号)。以上①②③④运作快捷,一般情况下可满足作者(编者)选择出版社的意愿,相对丛书而言,费用高些;而⑤费用相对低些,运作周期长些,因出版社要求全套书5-10本一并送审排版清样。 本院恪守保真书号,拒绝假书号出书。有诚意选择“保真书号”出书的作家诗人朋友们,请您信附5元索取样书及出书简章,只索简章信附2元,无资不复,请谅解。
     诚邀编书同道精诚合作,以加快丛书的运作周期以我方书号资源地利优势+贵方客户资源互惠互利,开拓双赢。如有诚意,请附资10元索样书若干及合作细则,无资不复,请谅解。
本院主办“雅海著书立说者沙龙”,凡有意成为该沙龙会员者请汇11元费用。享有如下待遇:①颁发“沙龙会员”永久序号卡;联系与投稿注明“序号”优先处理。②出过书者免费刊登自拟书讯(如附样书,可发封面)一次。③委托本院运作自费出书,享优惠;④凡出过书者寄样书可参评“当代著书立说成功奖”;⑤寄500字内作者简介入《当代著书立说者成功实绩选录》书典,成书后再通知购书,不购书不影响入书;⑥赠样书1册附简章,随时函告本院重要活动信息,赠有关报刊资料。
 本院运作出书   2011→2003    
 本院出书目录(部分)
· 《丛德君诗歌选》Ⅲ《面对昆仑》银河出版 ...
· 《丛德君诗歌选》Ⅱ《蹒跚情怀》银河出版 ...
· 《丛德君诗歌选》Ⅰ《大地大地》银河出版 ...
· 张卫彬《与文安一起成长》国际炎黄文化出 ...
· 陈俞敏《有些时候在等候》(银河出版社)
· 冯尧衷著《风雨同路》(国际炎黄文化出版 ...
· 何刚诗集《寻找桃花源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 ...
· 杨进汉诗集《守望乡土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 ...
· 米粒诗集《漂泊的岁月》(国际炎黄文化出 ...
·李希曾著随笔集《读书记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)
·张海生长篇报告文学《追逐梦想——刘如哲...
·张少林诗集《陌路踏歌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)
·邱继军小说散文集《命比纸薄》(光明日报出...
·傅敏编著散文诗歌集《布谷林州》(光明日报...
· 张德胜著《民歌民谣唱民心》(光明日报出...
· 夏运清著《青云斋走笔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...
· 张轩渊 张卓宁 张硕恒 张卓林著《笔走...
· 杨 枫主编《灿烂的星座》作家诗人25家...
· 魏兴波 罗国勤《军旅情缘》(光明日报出...
· 傅敏著报告文学集《匠乡雄师》(中国华侨...
· 于春芳著《刘英俊之歌》(华龄出版社)
· 冯宗敬长篇小说《师魂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...
· 罗国勤小说集《昆仑情结》(光明日报出版...
· 秋泉诗集《过街桥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)
· 彭学文《鸟语花香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)
· 于宪国《都是为了爱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)
· 杨静仪《十字路口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)
· 夏飞《羽墨集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)
· 橄榄腰《留美心路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)
· 乌庶民文集《草原魂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)
· 杨静仪诗集《云影梦羽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...
· 赵凡夫散文集《异域风情录》(人民日报出...
· 陈爱中文集《点点滴滴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...
· 张素粉诗文集《羞涩的月亮》(人民日报出...
· 刘伟顺文集《魏源故里访逸录》(人民日报...
· 藏广香长篇小说《红枫叶》(人民日报出版...
· 郑天送诗集《心泉吟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)
· 郑洪然著《郑洪然诗选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...
· 童玲散文诗集《我与水之间》(人民日报出...
· 杨枫主编《当代作家诗人群雕》(人民日报...
· 靳可轶编著文集《金梧桐》(人民日报出版...
· 彭学文著《有约黄昏后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...
· 肖人翔著《听见太阳说》人民日报出版社
· 思云著《山乡情仇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)
· 李俊卿著《雨打芭蕉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)
· 陈喜民著《金魂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)
· 张开宇著《风雨兼程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)
· 熊焰著《魏源研究成果集成》(人民日报出...
· 段和平著《暖热石头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)
· 钟新梅著《梅山民俗文化》(人民日报出版...
· 江绪宝著《骂詈语言研究》(人民日报出版...
· 汤志海著《情报战趣谈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...
· 代英夫著《代英夫散文选》人民日报出版社
· 温阜敏著《文学视野话语》人民日报出版社
· 王士俊著《赫鲁晓夫研究》人民日报出版社
 

郑天送诗集《心泉吟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)


他心泉流淌着“时代歌者”清澈的渴望
——序郑天送诗集《心泉吟》
杨 枫

 在我20多年的编辑生涯中,结识的文朋诗友数以千计,有的已成为至交。郑天送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,我与他神交有近10年的光景。前几年我在黑龙江某杂志社工作时,曾为他主编过一部诗集《大地的颂歌》。他直言让我作序,我也快言应允。于是他的诗集里就留下我那些纪念性的文字。从此,他总觉得像欠了我人情似的,几乎每逢新年都寄给我个“小红包”,说让我买茶喝。我想,他不会不知道我不缺买茶钱的,这只不过是一种表达心意的理由而已。人家真心对我,我又怎能“摆谱儿”、“端架儿”呢?况且我这个人也没有什么“谱儿”可摆,没有什么“架儿”可端的。若真的那么“穷摆”、“硬端”起来,不被朋友犀利的目光锥破这“谱儿”,击散这“架儿”才怪呢!收下这个情儿,可不能不还,做不到“敬尺还丈”,总该“敬尺还尺”吧。每次我都回赠他一些适合他读的书,或我自费印制很漂亮的“作家诗人专用笺”。
 我常常琢磨中国汉字的结构,它的深奥往往会给我们某种启迪和指点。譬如“朋”字,是两轮一般大的月亮——若向我们的视觉迎面而来,就有志同道合携手同行的含义;若向左或右而行,就有一个前面走一个后面随的形影不离的含义;如原地不动,则有平

起平坐的含义。这就是我对朋友内涵的领悟,换而言之就是老百姓常说的那句最朴素的话“以心换心”。从这个角度讲,“礼尚往来”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也就蕴含其中了。我固执地认为,如朋友有主从之分,上下之别,大小之念,那就不是真正的朋友了——我的个人观点,仍可在汉字的结构上找到自圆其说的注脚:那就是当“朋”被偷梁换柱成“明”的时候,便成为挑“明”了的“借光”关系。追其根由,是因为“朋”的其中一半——“月”,很不讲究地撤掉了友情得以支撑的两根“柱子”,异化成“日”之后,“朋”失去了平衡。“日”自以为拥有“光”可借给“月”而自大起来,殊不知,由于他们关系性质的改变而疏远了之间的距离,因此“日”离“月”越远,就显得越渺小。当然,朋友间借“光”,也是人之常情,不过,倘将这“光”被换算成“孔方”,且明要硬索,那就玷污了“朋”的本真含义。
我来京后业务仍与编辑有关,少不了与老友们再续笔墨之缘。郑天送又寄来了他第二部诗集《心泉吟》的打印稿,向我陈述出书的愿望,并执意恳求我再次作序,还表示要付费的。序,我答应作;可费,说啥也不能收。理由很简单——一我不是名人,所作的序一文不值;二我不是商人,决不做拿“序”换钱这“取之有道”的“君子”。现在“不”,以后也“不”!名人作序收钱无可厚非,因这里面有“名人效应”的含金量;商人受财天经地义,不赚钱投资经商干什么。而我这个“非名人”作序捞钱,岂不连自己也会骂自己“无名手黑”吗?!我这个“非商人”啥“财”都受,岂不让别人骂我“不商也奸”吗?!我这个人做事有个起码的自律,“自己骂自己”的,不能做;“自己被别人骂的”,更不能做!富也“不”,穷也“不”!
说实话,我本来很忙,可推却为其作序又恐落个“杨枫这小子到了北京忘了朋友”的话把儿。这话把儿攥在朋友手里了不得,抛过来就会砸我一个跟头!我这样嘴无遮拦,是对朋友的坦诚——我向来不相信和朋友“揣心眼儿”的人,会交到真朋友。可以坦率地说,我作这个序,一半是为朋友,一半是为自己。因此,天送兄大可不必感谢我,你多汇的钱,用在出书的刀刃上,书尽量厚一些,纸尽量好一些。
   这哪像为朋友作“序”,倒觉得有点为自己作“叙”。不过,文无定法,作序亦然,“序”也好,“叙”也罢,不偏离“友情”,就不算跑题儿。
在与郑天送的交往中,无论是阅他的诗稿,还是读他的信,他都迫不及待地表达要做“时代歌者”的渴望。我想,“时代歌者”不一定非“大手笔”莫属,“小人物”想顶起这一桂冠,更难能可贵!我说,天送兄,您这种渴望是高尚的,近乎不掺杂质。这种渴望的清澈,怎能不令我为之感动!
   “时代歌者”,其精神内核不外乎“为时代而歌”。作为年过花甲、体质较弱的郑天送来说,能义不容辞地肩负“时代歌者”的重任,这种“小马拉大车”式的超负荷,不知倾注了多少的心血!
   郑天送的“执著”,在世俗的眼光里,会释义为“傻瓜”。可他不理会这些,顶着冷嘲热讽,依然锲而不舍;与疾病抗衡,日日笔耕。他在稿纸的田园里播种,所选的“种子”,无不过他的“思想之筛”,他的诗注重“政治标准”,讲究思想性,这是他做“时代歌者”必须遵循的原则。从中可见一个普通的共产党员忠诚于党、忠诚于时代的赤子之心。
   也许有人读郑天送的《心泉吟》,会有一种“不那么艺术”的感觉,这在某种程度上道破他某些诗作的弊病。不过,类似这种诗总在“这一类”作者甚至亦被称其为“作家”、“诗人”的笔下倔强地怒放。是“花”也好,是“草”也好,起码它们是无毒无害的,作为编辑不该以自己的好恶轻易扼杀它,给它以生长的园地没什么不好。
   整体看,《心泉吟》大致归于谣体创作之范畴,也有其自己的特点:晓畅易懂,不晦涩;合辙押韵,不拗口;讴歌时代,不做作;积极向上,不媚俗。郑天送的诗歌创作走势与“诗言志”很合拍,也是与其行为规范相辅相成的。他曾这样坦言:“诗人要具备勇于牺牲与奉献精神,要甘于清贫与寂寞,要富有海阔天高的情怀,崇高而又神圣的心灵,以肩负讴歌时代主旋律为己任,做时代歌者……”我们大可不必用文学评论家的标尺去苛求郑天送的诗,仅看他心泉里流淌的是“时代歌者”清澈的渴望这一点,就足以有敬重他、关注他、扶持他、鼓励他的充分理由!
   人,应该有一点精神。我认为,这“一点”郑天送做到了。
是为序。

于北京来风轩
(序文作者系北京神州雅海文化艺术院院长、《新视野书系》主编、诗人)
 
关于本院 | 投稿邮箱 |
Copyright (c) 2005-2018 www.chinayaha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·北京神州雅海文化艺术院
通联:北京市通州区武夷花园牡丹园26—161—2C 邮编:101100 电话:010-89527185
京ICP备14037793号